一树依山跃,群峰伴日升

人总说清晨和黄昏是最好的时候,这不单单是因为它们的色彩最绚烂的原因吧?细想之下,应该也是与万事始末都会心生联想有关。清晨对一天的畅想,黄昏对一天的回想,莫不如是。

而人们又往往将联想误解为美感,外化其思,着落于物,于是便有了诸多于晨于昏的感喟,比如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等,这样的感喟纵使千年之久也多是联想的借物外化,而非单纯的看色看形看光影。

但人总还是柴米油盐给养出来的,除却艺术家,大多还是要从联想的角度来看物,联想是如此抽象,共情又是人的一种本性,于是将联想着落于物来做共情的交流,彼此间互相欣赏就成为人们对美的常规形式了,这就是联想的快感,若用形式主义上的审美来界定的话,想来大数的民众都不是在审美了。

很多爽文就是如此,观者众,但又无法上升到文学,大概也是这样的缘由吧?

随想,随记,随喜。

您可能还喜欢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