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

刚刚才看到亚洲之声听友群里的 @广州从化朱巧  转发的视频,是一则东北疫情封城的情况下,远来打工者已经四顿未进食,向一家住户乞求帮助,住户不仅将刚做好的一批吃食相赠,还给了他500现金。在时代苦难下的相扶相助甚是动人,我能看出乞求者的真实与无奈,也能看出施与者的真心与感慨,两者都是真诚的。

二十多年前的“亚洲之声”的节目里,沈婉姐读过一篇文章,是林清玄的一篇短文,是说他在一次慷慨的施舍路边乞者时,有人提醒他当心,这是以乞行骗,他回答的原话我不记得了,大致意思好像是说当他向我乞讨的时候,就已经是个乞丐,是值得同情和怜悯的。

为什么说这个呢?倒不是要偏颇地去评议视频里的事情,我看这个视频是感动的,这个感动还有另一层来源。

前几年,当我还开着一家广告铺面时,遇到一个进店的山西老乡,腿脚不便,说是听说我也是山西的,想让我帮着联系下商会或者律师,他想给自己丢掉的腿讨个公道。

看着他撸起的裤腿里,那支假足,我颇是心痛和怜悯,他讲述了自己如何他乡谋生,又如何出了工伤,如何跟老板周旋,又如何数年不得赔偿,情真意切,活灵活现。

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,听他讲述,又花了一两个小时帮他联系我们老乡在桂林的律师,又花了半个小时专门开车送他回了东郊的住所附近,临下车前他向我乞要200元,一来生活无着落,二来给房东付点临时的费用,我给了他500。

故事似乎可以结束了,可若这样结束,我讲这些就毫无意义了,故事的转圜是他在车上跟我聊起他堂哥一直在走广西线的水果贩运,但桂林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卸货场所,说是看我实在,想让我跟他堂哥一起投资货运场,我那时生意寥落,也有心转行,便说,我且考虑下吧,但我没有什么资金,若然要做,也是要跟朋友一起的。

数日后又在店里见到他,他说打官司的事情不好办,他得回去一趟,但身上没钱了,让我再帮他一次,还约定第二日去南宁某地,他带我去看下现有的转货场。

这次我计算了他的车费和用度,给他了1000元,他甚至落下眼泪来。

翌日,我便与朋友一起去了那里,等了一个下午却不见其影,电话也不通,进去场地一看,空空如也。

这时我才明白,我被骗了。

怨气总是有的,我怨了一路回了桂林,可没有过多久,也就释然了。我的损失不大,但我更怜悯他了。当他用自己的苦难作为藉口来行骗时,正如林清玄所说,在心情上,已经是个乞丐了,只是这次,我比常日施舍给乞丐的多了些罢了。那丢掉的一只足,也许就是行骗的代价呢?那另一只是否还能保住呢?

后来我又想,或许是我最后一次真心和慷慨着实触动了他,那眼泪是真的,因此,他原先规划好了的骗局没有再继续,才消失的无影无踪,放过了我。

是以,现在我遇到需要帮助的人,依然会在力所能及时给予帮助,这也算是一种自我的修行吧?

您可能还喜欢..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